当“线上”已成最优选,电竞产业在商业化之路上将遇到哪些荆棘?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20-03-14 14:44

2020年2月底,Newzoo发布了《2020年度电竞市场报告》,深入剖析了全球及各地区电竞经济状况。单说国内方面,部分头部赛事如LPL(《英雄联盟》职业联赛)、KPL(《王者荣耀》职业联赛)等围绕现代电竞赛事体系的改革已步入后期,“特许经营权制+主客场制”已经成为联赛的标配。

“特许经营权制+主客场制”的操作与传统体育十分近似,特许经营权制的出现绑定了俱乐部和联赛席位,使电竞俱乐部投资变得不动产化,增强投资者的信心,促进了相关产业的商业化发展。而主客场制度的利好所体现的方面就更多,包括对地方经济的推动,令主场粉丝拥有地区情感、激活相关的上下游产业发展等。

主客场制度大力推行更为重要的一点,在于线下观赛创造更加有利的发展环境。相较于松散随意的线上观赛,线下观赛组织性强、直击用户需求、创造/迎合氛围积极、易于消费转化,对于影响力的扩大也起到相应的促进作用,同时为电竞产业收入带去新的变量。

假如疫情没有出现,电竞产业将按照上述内容所说的方向去走,将现代电竞赛事体系规划好的布局进行一个收尾。

不过世界没有假如,2020年1月26日,英雄联盟赛事官方宣布了2020 LPL&LDL春季赛将延期开赛的消息,其他将要开赛的赛事也将赛期向后推迟。一个多月后,随着疫情的逐渐控制,以及北京、上海等政府针对电竞线上赛事开展的相关政策的出台。赛期紧张的LPL终于迈出了回归线上赛事的第一步。3月9日,LPL线上赛事如期举行。


原来走向线上,并不简单

在3月9日到来前,人民电竞曾采访了腾竞体育的相关人士,期间表达了诸多对于线上布局的不安。

他表示,由于赛事是在线上进行,那么不同俱乐部的选手自然要在自家俱乐部进行比赛,这就会出现诸多不可控的因素,比如如何去界定PING值区间;如何去保证网络和服务器的稳定;在通讯方面,俱乐部、赛事官方与相关选手能否保证流畅协调的沟通;还有很多直转播技术、以及基地状况带来的不可控因素该怎样规避,这些都是回归线上赛后会遇到的问题。


为此,主客场机制的存在,成为了线上赛事开展最大的难点。中国作为一个地域宽广的国家,不同地区的网络情况存在千差万别,像是主场在西安的WE与主场在北京的JDG就可能存在网络状况方面的不匹配。

目前,LPL线上赛已进行多日。通过观察,线上赛事所呈现的效果还算不错,暂停是有的,但并未出现长时间“修电脑”“修网络”等状况,线上观众们对于暂停也给予了很大的包容。换种说法,严重的状况或许存在,但并未展现在观众眼前。

对于线上赛事能够顺利进行,官方还是提出了很多要求。所有人的健康安全自然是重中之重,官方针对此方面制定了诸多详细的规定,包括“选手完成符合当地规定的隔离前,不会参与线上赛”,“比赛期间只有首发选手才能出现在比赛区域”,“疫情期间比赛区域和参与人员必须事先经过消毒”等。


关于保障线上赛事的公平性,本次线上赛的选手设备均由俱乐部准备,供选手在LPL线上比赛中使用,俱乐部需要向LPL官方进行型号等设备资讯的报备,并由官方进行检查,期间若出现问题,LPL的技术人员会进行解决。

同时,LPL还指定了官方人员在比赛区域进行监管,这些官方人员将停留至比赛区域内直到比赛结束。如出现不可抗力致使官方人员无法进入比赛区域,LPL将启用监控摄像对比赛区域进行全程监督。

此外,官方规定禁止在比赛期间使用比赛网络进行任何非比赛的相关事宜(这包括但不仅限于观看视频、下载资料等,俱乐部在比赛现场最多只能有一台设备观看该比赛直播);在比赛日当天,任何用于比赛外的大功率电器将被禁止使用。这或许是为了确保比赛期间基地的网络和电源能够尽可能专用于线上赛事,保证线上赛进行的稳定、顺畅的一种方式。

以上内容都被明确写在《2020 LPL线上赛比赛规则》中,这也是LPL官方为了保证线上赛事正常进行做出的相关约束。

抛弃上述文本不谈,线上赛事更多是在“舍”。比如无论是ban选环节还是比赛进行环节,都不会有相关视频、摄像头出现。对此,官方给出的回应是“线上赛接入摄像头需要网络画面实时传输,并且占用一部分网络资源,为了保证稳定性的比赛优先,所以取消了实时选手的画面。”这对于情感较为侧重于选手的粉丝来说,不失为是一种损失。

赛后采访也为视频采访

且由于LPL从未进行过全面的线上比赛,所以很多操作都存在风险。腾竞体育CEO林松在接受相关专访时曾表示,将赛事线下转线上带来的更多是执行和运营方式的改变。运营方面,线上调动玩家、引导观众情绪等运营方式将替代传统的线下操作方式。技术执行方面,由线下服务器单独运行的比赛环境变成以联网的方式进行,这对于通讯系统、流程系统及网络稳定性都是一种考验,好在线上公开训练赛给我们提供了调整的机会。由于线上比赛无法在现场调控,势必会增加很多风险。不过就目前来看,这些风险并未过度成棘手的问题。

影响无处不在

将线下转为线上,其影响肯定是多方面存在的。若从观众的角度去考量,赛事转为线上一定会对票务进行严重的打击。事实也确实如此,根据腾竞体育的《英雄联盟中国电竞白皮书2019年版》(下称《白皮书》),2018年内票务占总营收的比例为8%,与周边持平。对于目前影响力巨大的LPL赛事来说,仅春季赛转移到线上,主办方所蒙受的票务损失就会达到亿级别。


但这并不是重点,全方面走向线上后,更多潜在的影响可能会体现在赞助商和地方经济是否会继续对电竞抱有信心。

当前电竞产业的整体营收中,赞助商投资占比很大,且处于不断增长的趋势。据《2020全球电竞趋势报告》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电竞赛事的赞助营收将达到6.37亿美元,占总营收的58%。

以LPL为例,2020年是其官方合作伙伴最多的一年。除了奔驰,Nike 、KFC、战马等赞助商持续支持外,也有莫斯利安、哈尔滨啤酒,清扬、娃哈哈、OPPO等品牌加盟。赛事影响力的不断提升,吸引着越来越多的赞助商的注意,进而推动赛事商业化的进一步发展,同时赞助商还能够获得巨大的品牌曝光价值。
 
从近几日的观察来看,赛事的改制似乎对广告曝光造成了些许影响,但这种影响更多存在于与线下相关的内容层面,比如关系到应援方面的广告植入,以及线下采访、拍照环节时的广告植入等。曾有业内人士表示,赛事的改制和延期,会导致品牌赞助商的线下推广无法如期进行,进而影响电竞赛事的商业价值。
 
其次是地方经济方面,此部分指的更多是地方性商业品牌对于电竞的信心。
 
有关电竞产业的商业赞助中,来自地方性商业品牌的赞助不容忽视,尤其是那些推行主客场机制,与地域绑定关联较强的赛事生态,地方性商业品牌的强势入局已成为了俱乐部、以及电竞产业中、下游营收增长的主要推动力。
 
将线下转至线上,定会对地方电竞产业的发展造成损伤,进而令地方商业品牌对电竞产业失去信心。比如上海市电子经济运动协会统计显示,近30家有影响力的电竞企业一、二季度取消或延期的赛事达500场左右,直接经济损失超过10亿元。
 


地方对于电竞产业的态度,更多是以电竞赛事为引领,构建与电竞关联的生态链,将其变为像小商品、针织品那样的地方经济推动力,这对于赛事本身的商业赛事需求很大。而主客场制度恰恰激活了这部分价值,令地方性商业品牌能够侧目于电竞产业,不得不承认,赛事转到线上,意味着赛事本身接受了这部分商业价值的停摆。
 
写在最后:
 
令人欣喜的是,北京、上海等地及时出台了相应政策,给予了电竞产业极大的信心。新年期间,多款电竞游戏的用户数量的增长,也预示着电竞赛事有机会收获更多的潜在用户。尤其是王者荣耀在线观众数量更是突破历史记录,日活跃用户逼近一亿,他们都有望成为未来线下电竞赛事的潜在受众。况且疫情彻底结束后,线下将会迎来一段时间的“报复性消费”,电竞用户积蓄的线下场景的体验期待将得到释放,届时,电竞行业会迎来新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