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游戏时,嘲讽对手算不算很过分?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20-03-08 13:38

点击上方“游民星空”关注我们

在竞技游戏中,玩家之间的互相挑衅、嘲讽甚至是谩骂现象并不少见。比如在《CS:GO》中,伴随着激烈交火声的,还可能是玩家们的花式互喷——在不久前的一场比赛里,我就因为顶着中文ID的关系,又被一个恶劣的韩国人用垃圾话疯狂“输出”,“气急败坏”的我开始各种“前压”,想用枪法教他做人,没想到反而正中对手下怀,连续遭到套路反蹲……


最终我在对手的嘲讽声中窝囊的输掉了比赛,只得一边安慰自己“人间不值得”,一边反思为这些垃圾话而上头,究竟有啥意思?



如果你在国际服顶着中文ID,那么相信你一定遭遇过莫名其妙的嘲讽


花式嘲讽


由于《CS:GO》本身并未对玩家发言有严格限制,所以你经常可以看到双方激情互“喷”的场面。不过在某些竞技游戏中,厂商为了维护文明的游戏环境,有时会对玩家之间的交流做出一些限制,比方说有的游戏只能和团队队友交流;有的游戏则干脆不允许玩家在对局中聊天。


《炉石传说》就是这样一个例子,你不能和匹配到的路人聊天,只能通过官方设定好的固定短语来进行交流。但这却并没能阻止玩家们相互嘲讽——胜者给败者最后一击之前,总是会先发一枚“抱歉”,更过分的玩家会在回合“烧绳”之前一直发“抱歉”,于是这个表情就渐渐成为了《炉石》最有效也最恼人的嘲讽手段,以至于官方都因此移除了这个表情。


就算“抱歉”已经一去不复返,可《炉石》的玩家们依然可以用“打的漂亮”、或是“哇哦”等表情来花式嘲讽对手。尽管这些行为惹得很多玩家不爽,但它们无疑已经成为了这个游戏文化的一部分。



这曾是《炉石传说》最经典的嘲讽手段


《英雄联盟》中也有许多用来嘲讽对方的手段,例如亮“狗牌”、原地跳舞、虐泉(已经确认胜利的情况,围堵对方基地)等等,拳头甚至还为玩家提供了各式各样的“狗牌”,并且允许玩家将其设置为自动触发。这未尝不是对玩家展示自我的一种鼓励。


至于虐泉行为仍有很多玩家还在争辩——有人认为虐泉是不尊重对手的行为;还有人认为实力差距才导致了虐泉的现象,和尊重与否无关。《Dota2》曾为泉水的攻击赋予了打断特性,想以此来限制玩家虐泉,但收效甚微。



你会在碾压局中“虐”对方的泉水吗?


在聚光灯下的职业赛场也充满了挑衅和嘲讽,常常会诞生玩家们所津津乐道的名场面——被誉为“怒吼天尊”的《Dota》选手rotk,就曾经在赛场上吼出数不尽的经典“垃圾话”,这些垃圾话不给对手留一丁点情面。相信那句“三个打一个还被反杀,会不会玩?” ,已经深深的刻印在了许多玩家的脑海中。



Rotk经典咆哮语录


《星际争霸》曾有过一场经典战役,那就是No总和韩国选手Miso的一场“羞辱之战”。


作为替补的No总早已巅峰不再,且久疏战阵;反观对手Miso刚刚在联赛中取得了8胜4负的傲人战绩,正可谓如日中天。因此这明显就是一场送分局,No总只是战队用来兑掉敌人上等马的棋子。


因为没能预料到No总的蟑螂大军竟如此迅猛,Miso首局就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来到第二局后,Miso及时调整状态,成功击溃了对手的防线。临近胜利时,他直接将一个用来修建筑的矿螺砸在了No总的基地——这个嘲讽行为似乎在诉说着,“我认真起来,你没有机会”。


但比赛总是充满了戏剧性,决赛局双方展开了顽强的厮杀,最终No总抓住了一个机会,成功带领蟑螂群冲上高地,击垮了Miso的第二个矿区,也基本宣告了比赛的结束。然而就在结束前,No总直接把0战斗力的基地拍在了对方老家——这不单单是对Miso嘲讽的加倍奉还,也是No总作为“下狗”,在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情况下反败为胜的一种宣泄。



No总最后狠狠的“教训”了Miso


为何嘲讽?


我并不喜欢在竞技游戏中嘲讽对手,但也不是不能理解其他玩家的嘲讽行为。

从个性的角度来说,有些玩家的表现欲天生要比其他人更强,所以他们才会更为频繁、也更加激烈的宣泄情绪。嘲讽有时也是一种庆祝胜利的方式,能够帮助玩家减轻自身的压力,并振奋自己或己方团队。


LOL的G2是一支充满了个性的队伍,他们常常会在赛前放下狠话,其中不乏赤裸裸的挑衅和嘲讽,可从中也能看出这支战队展现出来的斗志和自信。当然了,“翻车”的经典场面同样历历在目,不过G2依然有着大量拥趸,除了精湛的技术,也离不开选手们鲜明的个性。


在体育竞技中,嘲讽行为更是早就刻入了比赛的DNA。28年前,迈克尔·乔丹做出了一个名垂篮球史的嘲讽动作,他在命中一记三分后面对防守球员,摊开双手耸了耸肩,仿佛在说,“我都不知道该怎么防我自己。”——篮球之神不仅完成了“杀人诛心”,也为观众展现了自己争强好胜的个性,这种个性帮助他在二十年的职业生涯中吸引了无数粉丝。



乔丹的诸多经典之一


从战术层面来说,嘲讽很有可能会影响到对手的心态,从而进一步影响到他的竞技状态。这是一种心理层面的战术,被惹恼的一方很可能会做出不理智的行为,而另一方只要抓住这一点就有希望将其一举击溃。


三国迷们应该都记得一个故事,诸葛亮为了诱使据守渭水的魏军出战,给对头司马懿送去了一套女装,借此讽刺司马懿像女人一样胆怯才会拒不出战。古人们早在战争中就发掘了同样的道理,诸葛亮正是站在战术层面,企图用嘲讽来激怒魏军以达成目的,只可惜同样足智多谋的司马懿最终没有中计。



这未尝不是“嘲讽”的心理战术


“嘲讽”等于“没品”吗?


很多人都不喜欢被嘲讽,那么竞技比赛中嘲讽对手是否就意味着素质低下呢?

情况并非是绝对的——由于不同游戏之间的文化差异,玩家对于游戏中嘲讽行为的接受程度有所不同。比如在《CS:GO》中,“鞭尸”嘲讽十分常见,甚至在职业赛中都比比皆是,因此玩家通常不会因为被“鞭尸”而感受到巨大的冒犯。不过到了《PUBG》中,人们对“鞭尸”的容忍程度就要低很多了,有些职业战队甚至曾因“鞭尸”行为遭到罚款或是扣除比赛分数,同时还要经受玩家们的口诛笔伐。


因此对于那些超出了玩家容忍程度的嘲讽行为,我们的确可以理解为素质低下。比如那些过于嚣张、极其不尊重对手的举动——在2017年底的索泰杯《星际争霸》赛事中,一位韩国选手在比赛获得优势后,索性把脚搬到键盘上来操作,随后又开始不看屏操作,这一套影响十分恶劣的嘲讽动作引发了巨大的争议。最终主办方决定禁止该选手参与任何索泰杯赛事。



韩国选手Larva因恶劣的嘲讽动作遭到了主办方的禁赛


此外,当嘲讽行为严重破坏了其他玩家游戏体验时,我们也是坚决不鼓励的。例如《炉石》中每回合结束都狂发表情、拖到“烧绳”;或是《Dota2》中虐泉长达十几分钟不推基地等等。这些行为已经不再是单纯的嘲讽了,也是为了恶心对手的“损人不利己”行为。


如果嘲讽行为上升到了种族歧视、人身攻击的程度,不仅会让比赛变味,甚至还会引发更多无畏的冲突——NBA的每场比赛都可以看到球员们互喷垃圾话,但是那句十分出名的“你老婆尝起来像甜甜圈”,便是上升到了人身攻击的程度,不仅影响十分恶劣,对于品牌本身也是一种伤害。



一句“你老婆尝起来像甜甜圈”,把球员的矛盾从场上带到了场下


当然了,如果嘲讽行为在大众可接受的尺度内,那么这样的行为也就称不上“没品”。著名NBA球星拉里·伯德曾在全明星三分大赛上留下了一句十分经典的垃圾话——“你们是来争第二的?”。这种嘲讽不仅没有攻击到其他人,而且略带嚣张的自信还提升了比赛的节目效果,让比赛更加精彩也更有乐趣。


实际上rotk的垃圾话也接近这一范畴,他的嘲讽通常不会超出游戏,目的通常是在于打击对方士气、并鼓舞己方士气。所以rotk这样的嘲讽行为就比较容易被大众所接受。


另一方面,嘲讽行为的接纳程度也会因为玩家群体的不同而有所出入。这不仅体现在个体的差异上,也体现在文化的差异上——在《荣耀战魂》中,你可以狂按特殊动作在对手的尸体上跳一段“鬼畜”舞蹈,这在欧美服务器早已司空见惯,但在亚服却始终被视为十分无礼且不尊重对手的行为。



玩过《荣耀战魂》的玩家一定熟悉这个经典的“rua!”嘲讽动作


结语


“嘲讽”是属于电子竞技乃至体育竞技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它有时象征着人们情绪的宣泄,有时则是人们心理战术的体现。它可以让竞技对抗变得更有火药味、更加精彩;但超过了一定的尺度后,它也有可能让比赛变得丑陋、让品牌收到伤害。对于不同的文化环境来说,嘲讽又展现出了非常多样的表现形式。不得不承认,这也是竞技魅力的一种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