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余天无家可归,一支武汉职业足球队的奇幻漂流记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20-03-20 14:14


这次出国,艾志波比以往更想家,想念家乡那碗热干面的味道。


在过去60余天的日子里,艾志波和他所在的武汉卓尔足球队的队友们都生活在“枷锁”中。这支职业足球队因为“武汉”二字,自然而然地与疫情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2个月前,这支在广州继续准备春节放假的球队,赶上了国内疫情的爆发,无法回家的艾志波和队友们踏上了西班牙马拉加之旅。


在似乎远离疫情的“另一个世界”,队中半数湖北籍球员每天挂念、担忧着老家,他们当中甚至有亲人被夺走生命。


始料不及的是,2个月时间过去,国内疫情逐渐稳定,全球疫情却突然爆发,西班牙成为欧洲疫情重灾区,武汉卓尔不得不提前回国。


3月16日,武汉卓尔足球俱乐部从西班牙搭乘的飞机落地北京


经过新冠病毒检测后未发现感染者,全员转机到达深圳,在下榻酒店开始14天的隔离。


经历了60余天的奇幻漂流记之后,如今他们依然“无家可归”。


等待他们的,依然是等待。



01
有家,却回不去


汉足球,最早追溯到19世纪末,大部分租界地段都有“租界足球史”,不少西商和华商所建的跑马场承载了足球场的功能。


武汉作为商城,教会学校成了“舶来品”,足球就是从那时传入武汉的。



不过,就如方方所写的《行云流水的武汉》:“武汉地处内陆深处,洋风一路吹刮到此,已是强弩之末。所以武汉的文化带有强烈的本乡本土的味道。”


武汉足球虽然在全国闻名,但也因为自身的“个性”,经历了太多的命运多舛,直至卓尔俱乐部的出现,才正式宣告大武汉足球的强势回归。


作为升班马,他们上赛季取得中超联赛(中国足球顶级职业联赛)第六名,被任命为中国男足主教练的李铁,之前正是执教卓尔。


正当球队想着2020年新赛季大干一场时,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他们的计划。


1月22日,正在广州参加球队赛季前训练营准备放假回家过年时,球队突然宣布,由于受疫情影响,球队取消假期,武汉籍球员不得返回武汉。


当时,全队都很失落。作为职业球员,过年是他们每年难得与亲人团聚的日子,老队长艾志波说,“我们武汉球员特别念家”。


而1月23日开始,他们真的不可能回到武汉了。



武汉卓尔全队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而他们绝大多数人的心情,从失落,开始变为担心,担心老家的亲朋好友的安危。


李铁身先士卒,带领全队捐款捐赠抗疫物资,尽力帮助家乡。


疫情一天比一天严重,大家只能通过手机视频与家人互报平安。


有家,却回不去。


国内体育赛事暂停,运动队大多停止训练,“滞留”在广州的武汉卓尔既然无法就地解散,他们只能选择前往相对“安全”的地方保持状态。


1月29日,武汉卓尔全队飞赴西班牙,按照他们的计划,训练时间为1个月,视国内疫情再定返回时间。



不回家,这是职业球员的常态,他们一方面领着让许多人羡慕的薪水,一方面生活在绝大多数时间只能服从工作,因为比赛和训练需要,过着长期飞行人生。


但,这种方式不回家,对职业球员来说是第一次。


这样的故事发生在他们身上,足球,职业球员,都只是标签罢了。


“心情是复杂的”。艾志波说,“首先我是一名职业球员,但我也是一个爸爸,一个丈夫,一个儿子。”


1982年出生的艾志波,是纯正“武汉出品”,曾经入选国字号的他,经历了震惊中国足坛的武汉光谷退出中超联赛事件。


| 艾志波在出发西班牙之前录制“武汉,加油”的视频截图


为了职业生涯延续,从2009年开始艾志波背井离乡,开始了漂泊人生,从吉林长春到江苏,艾志波终于在6年前落叶归根,成为卓尔重振武汉足球的功臣。


用艾志波的话来说,武汉的球员特别念家,一开始他们真的无法接受过年还无家可归,但很快,手机上不断传来的疫情消息,让艾志波只能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


打包好行李,他们踏上了旅途。



02
把泪水,强忍到挂断电话之后

西班牙马拉加是山水如画之城


武汉卓尔到达的是西班牙马拉加,马拉加位于西班牙南部安达卢西亚,被群山和两条注入地中海的河流所环抱。


在棕榈树环绕的太阳海岸,本该是心之向往,奈何心在万里之外的家乡,大家一边训练着,一边掰着手指数回家的日子。


| 西班牙马拉加是棕榈树环绕的太阳海岸


尽管,他们知道,即使回国,也大概率回不了家。


中超联赛通知武汉卓尔,待联赛正式开打后,球队前几轮也无法在武汉主场作赛,这也意味着如果球队不放假,队中湖北籍球员要至少半年不能回家。


想家,更担心家。


《纽约时报》在西班牙采访武汉卓尔队,拍下了这张武汉籍球员姚翰林的照片


“每天训练之余,都和家人视频通话,让我知道他们是安全的。”艾志波说,“虽然尽量不去看太多国内的新闻报道,但控制不住自己,有许多瞬间,我觉得自己很无助。”


艾志波老家在武汉,5岁的儿子很懂事,他在视频里叫爸爸不要回来,老家不安全,妻子则每天都报平安。


尽管如此,只要妻子出门购买生活必须用品(当时武汉部分小区尚可外出),艾志波的心就扑通扑通地跳,“除了不断提醒她做好消毒工作,我什么都做不了”。


在视频聊天镜头面前,艾志波尽量表现乐观,和日常一样,尽量恻隐,不过多流露出担忧,把泪水,强忍到挂断电话之后。


每天都有坏消息。


先是艾志波大伯一家三口确诊新冠病毒住进医院,之后奶奶被病毒夺走了生命,最后一眼赶不上,消息都是在手机里得知的。


和艾志波一样,队里的许多湖北籍球员无时无刻牵挂着家里的亲朋好友,在这样的气氛下,全队士气多少有点低落。


卓尔新上任的西班牙主教练何塞,十分理解球员的心情,他主动更换训练方式,用趣味训练作为主导,希望全队能尽量在阴霾之下放松下来。


| 在压抑的心情下训练,何塞需要调节球员的心理情绪


“他们每天在足球的几个小时里忘掉烦恼,挂在脸上的笑容是我见过的最灿烂的笑容。”


作为职业球员,最好的就是做好训练,等到城市解封比赛恢复,再在赛场给家乡父老带去欢乐。这是何塞向队里传达的积极应对方式。



03
他们都以为,病毒跟着过来了


相比起处理队里球员的心理状态,处理本国对中国球队的看法难得多。


何塞,这位刚刚上任1个月的西班牙人,预想到了自己新东家到来会引发的连锁反应,但没想到反应如此之大。


从球队落地下飞机那一刻,武汉这个标签似乎让他们成了新冠病毒的代名词。无数记者围着武汉卓尔球员,似乎他们是一支到访的欧洲大牌豪门。


长枪短炮夹攻,C罗和梅西到来也没有这般阵仗。


| 落地西班牙,武汉卓尔被记者长枪短跑团团围住,享受了一次豪门待遇


何塞意识到了事态比自己想象的严重许多。为了平息球队到来的忧虑,特意召开了一次新闻发布会。


在球队来访的6天前,何塞与家人就提前来到了球队的驻地,他们也感受到了可能出现的麻烦。压力之下,当地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将对这支中国球队采取必要的措施以避免危及公众的健康。


但这样的消息并没有立刻传递出去。



在球队飞赴驻地的前一天,宾馆方面突然取消了俱乐部的预定申请。紧接着,球队训练场的老板表示,由于一支俄罗斯球队的训练场紧挨着武汉卓尔,其对此进行了反馈,因此他告知卓尔方面必须要另寻训练场地。


“他们都以为,病毒跟着过来了。”何塞经历了生涯最艰难的两个月,他除了帮助球队处理突发问题,更要安慰自己连名字都叫不全的球员们。


这样的遭遇,引来了《纽约时报》的注意,在卓尔更换了训练场地之后,《纽约时报》对球队进行了跟随采访。



04
从来就没有“逃离”


训练基地在马拉加的一个偏僻村庄,球员们每天都会去吹吹海风,路上几乎没人,他们也不会遭受奇怪的目光。


即便这样,有些事情还是无法改变。



几乎没人愿意和武汉卓尔进行训练热身赛,来自俄罗斯和丹麦的球队均拒绝和他们比赛,最终只有一支当地的青年队,以及一支直布罗陀海峡的球队愿意出战。


武汉卓尔赢了十几个球,似乎把这一切都发泄在了一帮比他们小很多的西班牙孩子身上。


只有孩子不怕中国球队?虽然情况未必如此糟糕,但随着疫情的蔓延,武汉卓尔全队每天的心里都充满了未知的恐惧。


卓尔新签下的法国外援纳霍尔,虽然说服了经纪人和家人,却无法阻止朋友的抵触,“他们告诉我,我去了(中国球队)就等于送死。”



矛盾的是,在西班牙,人们怕中国球队,却不怕病毒。3月2日,武汉卓尔前往观看全球瞩目的“西班牙国家德比”皇马VS巴萨之战,因为当地介意,所以全队都没有佩戴口罩。


不止是西班牙,在英国,在法国,欧洲疫情还没真正爆发时,戴口罩的人就像是怪物,当地会认为这是在制造恐慌。


西班牙人不会想到,半个月之后,他们确诊新冠病毒的人数破万,成为欧洲仅次于意大利的严重疫区。


西班牙人也不会想到,半个月之后,欧洲各级别联赛全部停摆,2020年欧洲杯延迟至2021年,西班牙顶级联赛每天都有球员确诊新冠病毒。


3月18日,中国球员武磊所在的西班牙人俱乐部,就有6人确诊。


原本计划2月底回国的武汉卓尔,因为当时国内疫情并未稳定,所以决定3月底回国,没想到的是,在观看完“西班牙国家德比”后,全球疫情就迅速蔓延了。


全队决定提前结束拉练回国,返程地点是深圳,许多球员都说,一切真的是太魔幻。



“我们曾经逃离了中国国内的疫情”,何塞说,“现在我们要逃离西班牙国内的疫情了。”


但对于武汉卓尔的球员来说,从来就没有“逃离”的说法,他们想回家,而且他们知道,这次回国,离回家的时间,不远了。



参考文献:
纽约时报《全球疫情下最特殊的球队,卓尔的漂流之旅》Tariq Panja(潘贾)

版权声明:
文中部分图片来自视觉中国和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作者 / 城君

·   END   ·

文章已于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