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步提升的竞争力:西方视角下的中国武器出口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20-03-25 10:30

译者按:本文编译自Araon Lin发布在《国家防务》杂志上的题为《中国正在争夺西方在军火市场上的份额》的文章,部分内容有删改。此文中有大量情况与事实不符的地方,请各位读者自行甄别。编译此文,只为参考,并不代表译者同意或者证实其观点与消息。由于译者水平不足,文章中可能出现的错误请各位读者多加指正。



几十年来,中国的武器制造商所生产的低成本武器系统根本无法与美国和欧洲的西方武器制造商相提并论,西方国家在国际防务市场上长期占据着主导地位。但是,国防装备技术的最新发展,使得中国的国防承包商能够在保持较低价格的同时,提升自己的竞争力。这使得中国武器成为对全球客户来讲,越来越有吸引力的选择。有分析称,在未来十年内,中国军售的总额有可能会超过2750亿美元,在很多地区的军贸市场上,中国将会进一步削减西方国防承包商的市场份额。

随着中国公司继续扩大其在世界军贸市场上的竞争能力,西方承包商需要意识到,很多因素正在吸引客户选择中国武器装备。例如:国防预算有限、支持当地国防工业发展的浓厚兴趣、使武器供应商多样化的必要性、客户政治立场与西方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等。中国人通常愿意通过大笔贷款资助武器销售,这使得购买中国武器装备的想法变得更具吸引力。中国人对其武器的最终用途几乎没有限制。

中国出口泰国的69式主战坦克。


许多考虑从中国商人处购买武器的客户,军事采购预算都很少,无法支撑西方武器装备的高昂费用。例如南美和东南亚的客户,通常都处于现金不足的状态,并面临着动荡的经济或是国家经济发展才是优先事项。这两种情况都可能造成从国防预算中挪用部分资金,并限制进口武器的采购。

货币波动也会对国防预算产生重大影响。对于像阿根廷、巴西和印尼这样的国家来说,本国货币大幅度贬值,购买力下降严重限制了其进口军事装备的能力。阿根廷是最为极端的情况之一,阿根廷比索从2015年的约9比索兑换1美元跌至2019年底的近60比索兑换1美元,这不仅使得阿根廷更难支付进口设备的货款,也导致人员、培训支出的增加。

甚至较小的货币波动也会产生很大的影响。在2016-2018年间,印尼盾对韩元的汇率贬值了约五分之一。在此期间,印尼在为两国合作的KF-X战斗机提供资金方面遇到了严重困难。印尼盾的贬值极大影响了印尼决定停止向韩国付款的决定,目前两国仍在就KF-X的发展重新商谈合作条款。

韩国KF-X战斗机模型。


其他客户可能会求助与中国,以支持本国的国防工业,无论是进口国外的相关技术还是支持国防工业的建设。南非与土耳其等一些国家已经建立了完善的本国国防工业,这些工业可以支持数千个工作岗位和数百万美元的出口收入,但是订单的不足和难以获得先进技术,已经极大的影响了其国防工业的健康运行。

随着技术的进步,中国现在可以出口对其他国防工业有价值的相关专业技术。例如,南非的丹尼尔集团长期以来一直受到财务问题的困扰,这是由于订单不足以及武器与装备研制能力的减弱。丹尼尔集团通过与中国保利集团签署谅解备忘录,试图通过中国的资金来解决自己的问题。

相比之下,土耳其的国防承包商,如TAI和Roketsan,一直在大力扩展其研制的武器种类,希望成为重要的武器出口国。但是土耳其与西方国家之间,由于近期的关系恶化,大大损害了土耳其进口其产品所需的关键子系统的能力。土耳其现在正在寻找新的合作伙伴,以继续发展其国防工业。土耳其在“一带一路”倡议中占有重要地位,因此中国投资方已经有意向与土耳其进行合作。两国国防官员之间的高级别会议越来越频繁,土耳其在中国的B-611导弹基础上研制的Yildirim导弹,就是两国防务合作的典型例子。

国防供应商的多元化是另一个广泛的趋势,最明显的例子是阿拉伯半岛的卡塔尔和沙特阿拉伯。由于卡塔尔在与沙特的外交战中被孤立,因此卡塔尔不得不从多个国家采购多型战斗机,以免受到武器维护供应服务中断的困扰。由于沙特阿拉伯在也门地区持续的战争,因此德国禁止对沙特出口武器装备。实践证明,即使客户有迫切的安全需求,政治也有可能严重破坏军售。

不管停止军售的原因是什么,客户都可以通过与多个国防供应商建立合作关系来进行对冲。在阿拉伯半岛之外,埃及、印尼和菲律宾都表示有兴趣多样化其国防装备的来源,其中就包括了来自中国的武器装备。

埃及空军装备的K-8教练机。


国防供应商的多元化趋势与在发生武装冲突时确保武器稳定供应的愿望有关。在美国禁止无人机出口时,使用中国无人机参加战争行动的中东地区国家已经有多个。在这一地区,中国无人机的销售额近12亿美元,其中沙特的一笔订单就价值7亿美元,其中包括了技术转让和本地生产的费用。这是美国不愿意出售类似无人机的结果。即使美国停止了其禁令,沙特自行生产中国无人机也意味着中国承包商将来可以继续为这些飞机出售武器、零件和进行支持服务。考虑到中国无人机在中东的广泛使用,中国出口到沙特的CH-4制造厂甚至可能是该地区未来的生产与维护中心。

CH-4已经出口到了中东多个国家和地区。


更换国防供应商的长期影响在印尼尤为明显,西方国家从1967-1998年一直向印尼军队提供武器装备。但是由于1999年的东帝汶危机,美国对印尼实施了武器禁运。在这时,印尼亚齐省的叛乱活动加剧。在这时,印尼军方向俄罗斯订购了战斗机。这批战斗机于2003年开始交货。即使美国在2005年解除了禁运,可是印尼仍然在继续订购俄制战斗机,现在俄制战斗机已经成为印尼空军的绝对主力。

尽管在可预见的未来,西方承包商可能仍然占据主导地位,但是中国武器制造商很可能会闯入世界军贸市场,蚕食西方的市场份额。这种情况要归功于中国武器的日趋成熟和低廉价格,再加上影响世界各地客户的各种预算、工业和政治等因素。

中国公司可能不会赢得他们追求的每一份国防合同,但是对西方来讲,中国公司会对他们造成极大的威胁。


努力搬砖的巨浪

赞赏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赞赏作者 赞赏

已喜欢,对作者说句悄悄话

 人赞赏

1/3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