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他们开始表演时,谁还会在意年龄和颜值?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20-03-13 13:18



■ 本期轮值毒叔 

■诸葛奇谭·谭飞


以下为采访节选,完整内容请点击视频观看





当我们去评判一个演员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方向和标准,而当演员去评价自己和表演时,会带出很多隐于表演的技巧。


虽然演员们注重的点各有不同,但观众和角色一直是他们的中心,凭借自己的生活和阅历,让另一个可能原本不存在的角色被人们记住,是件不容易的事。当他们做到后,来听听他们有哪些技巧分享给大家。



演员之间的高低能从表演的留白看出来


谭飞:你觉得作品跟演员的关系是什么?它只是互相成就吗?还有没有其他的关系?有些人说作品是演员的对手,还有人说观众是演员的对手,还有人说对手和对手是对手,你怎么看作品、对手、观众,和你自己表演的关系?


刘奕君:我觉得是互相给予、互相成就的。其实我可以举出很多的例子,有的时候剧本没有完全写到,因为他的笔墨在这个时候因为推动故事情节,他写别的东西了,但是你在这一瞬间出场的时候,编剧忘掉的一些东西,因为在前场戏你已经做了铺垫了,但是编剧没有想到,你就把它拿到这场戏来的时候,就会给予这个角色更丰富的东西,就是你自己的人生阅历越丰富,你角色的厚度。


谭飞:张力越大。


刘奕君:张力越大,我觉得一定是一个相辅相成的一个东西,不能完全割裂,包括跟观众之间的那种交流。当年我记得一个非常好的演员叫傅彪,他曾经跟我说过,他说奕君,演戏你有的时候心里要揣着观众。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你就闭着眼睛想,因为每个戏我在演的时候,从起点到终点当中有几个站、几个点,在这个时候应该是刹车了,应该是缓一闸,观众这个时候一定要舒一口气的时候,你一定要给他这个气口,要不然观众会看得很累。所以我后来觉得这个东西你慢慢注意了之后,就变成一种下意识的了。


谭飞:对。


刘奕君:包括现在我听郭德纲的相声。郭德纲真的很棒,他有时候在说说说,“啪”他不说了,他就给观众鼓掌的时间。


谭飞:留白。


刘奕君:留白,真是这样的,但是留白的这个点。


谭飞:很难拿捏。


刘奕君:这就是功力了。


谭飞:留白过了就显得散了,记不住你。


刘奕君:对。这个是非常重要的。这个是演员之间高低的一个最大的一个区分。




我从来就没管过颜值这事


谭飞:景春其实是一个放到人堆里,可能一下就不见了的那种人,但我觉得这是对你挺高的一个褒奖啊,因为你没有在表演,你本身就可能会对生活进行捕捉,而且运用的太准确了,所以你就能够把这种捕捉移到银幕上。其实很多人也注意到你本身长相的一个特点,因为你是个八字眉。其实八字眉,说实话我个人觉得是对戏路会有些影响的,因为总会让人觉得你心事重重的,你老是皱着眉。但这也反而成了你的一个个人特点,你是怎么看你自身的这个特点?以及对你表演带来的一个影响?是不是会戏路就窄一些了还是?


王景春:你说这事我从来没考虑过。


谭飞:这是我的一个观察。 


王景春:对,为啥呢?因为我从来没有考虑过关于颜值的这件事情,因为我觉得这个表演,它不是通过这个长相来表演。我觉得你第一是要走心的,心里有了,你自然而然表演就在这里面了。要从心里有,要真就行了。我从来没想过是应该什么样的表情,什么眉毛动动,什么多少度的微笑,我从来没想过这事儿。你知道吗?有一句话就是叫相由心生,我觉得戏也是由心而生的,戏是从心里面出来,所以我从来就没管过颜值这个事。




这十秒的表演,能换一个影帝


谭飞:再说到我认为可以凭着这十秒拿到影帝的那个表演,就是最后大概倒数四分钟的时候。这样的一个很有层次分层的表演,同时很自然的一个过渡,当时是怎么把握的?


王景春:那场戏也真是挺难的,要考虑好很多。我是之前把茉莉跟刘耀军他们俩之间的事,以及我们拍过的戏,我都在脑子里做了一个回放。做完回放了以后,我说下楼去拍那场戏,这可能对我来说其中的一些东西就能够很清晰。


谭飞:就是感觉能把握准确。


王景春:那场戏肯定要去想嘛,其实人物长到身上了以后,表演起来就还是挺舒服的。丽云知道茉莉找过刘耀军,怀疑过他们俩。


谭飞:有私情。


王景春:对。但这么多年她就把这件事情给忘了,还是主动去跟她聊天,但她再怎么样去主动,她也不会知道他们俩曾经有过一个孩子。所以说这个太复杂了,这里面的情绪...


谭飞:信息量巨大。


王景春:对,信息量巨大。她们两个人都要把秘密压心里头,但是通过眼神都表现的都挺好。可能每个人都有一个自己内心的一个秘密,但是这秘密怎么去压住它,是挺难的。


谭飞:我们分享一下你演戏,若当你不痛苦的时候,是怎么去表现痛苦呢?如果当时你本人很开心,是怎么钻进戏里的痛苦去压抑?演员应该怎么去锻炼情绪表现,以及脸部表情,甚至眼神?


王景春:特别简单,用心就行,别想别的,就要马上把心里头想到那些情境当中去的话,自然就会痛苦了。但是我也不会说马上拍这种戏的时候,还自己特美特乐,我肯定会在拍这场戏之前,我会把自己的情绪培养一下,把自己状态调下来。


谭飞:那有没有特别的手段?比如说喝点酒啊?


王景春:喝酒是一种手段,借用物理性的东西,我觉得不够牛。还是要让自己心静下来,干净了,然后你自己要进到那个情绪里面去,心里面有了,所有的戏就出来了,自然情绪也有了。


谭飞:好,今天先聊到这。



往期
回顾 


【脱口秀


四味毒叔丨汪海林:有时候我不是编剧,而是救火队员

四味毒叔丨李尚龙:我为在家宅着的你操碎了心


【毒叔对谈】


汪海林:什么时候了,为什么我们还总是给偶像”下跪”?

汪海林独家视频:肖战粉丝如何把自己混成“公敌”?


到现在我还在想:这一切都是真的吗?丨谭飞对话张天爱




《四味毒叔》是由策划人谭飞,剧评人李星文,编剧汪海林、宋方金、史航五人发起的影视文化行业第一垂直独立视频表达平台。欢迎有个性、有观点的导演、制片人、编剧、演员、经纪人、评论人、出品人等前来发声,或脱口秀,或对话,观点不需一致,但求发自内心。“说” 责自负,拳拳真诚在心。



欢迎光临四味杂货铺


四味小小编

赞赏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赞赏作者 赞赏

已喜欢,对作者说句悄悄话

 人赞赏

1/3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