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同妻、中国式家长,这才是真正的华语限制级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20-03-13 13:17

去年的柏林国际电影节,是华语片爆发的一届。


不仅有《地久天长》包揽帝后奖项,还有《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少年的你》《一秒钟》《过春天》等高质量影片纷纷入围(前三部后因技术原因退出)。



除此之外,还有一部来自新人导演的作品入围了全景单元,并摘得泰迪熊奖的评委会特别奖。


由于题材特殊,它并没有受到太多关注,但绝对值得一看——《再见,南屏晚钟》。



影片的故事,围绕一个看似体面的四口之家展开。


父亲黄涛是受人尊敬的大学老师,母亲李久梅在医院工作,女儿黄筱萸侨居美国、写作出书,最近刚和外籍女婿一起回国待产。



按说一家人难得团聚,本该亲密热络,但他们在经历短暂喜悦后,却陷入了尴尬和沉默。


从机场回到家里,父亲率先抱着狗躲进卧室休息,母亲将饭菜端上桌没聊几句,就触发了女儿的不悦……



这一切看似不经意间发生,却暗示着家庭内部的暗流涌动。


直到母亲回房后与父亲发生争吵,才缓缓将影片的谜面揭开:女儿黄筱萸为何要远嫁他国?



对于这个问题,他们显然心知肚明又讳莫如深,仿佛隐藏着什么家族秘密。


但影片没有故弄玄虚,而是即刻揭开了谜底——


原来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母亲就发现父亲是个深柜,还跟一个名叫马越的男人搞外遇,被她忍无可忍、捉奸在房。



碍于世俗礼教和身边人的看法,母亲没有提出离婚或大闹一场。


为了捍卫婚姻和保住名声,她将马越及其妻儿叫来家里摊牌,可在孩子们面前,她又对真相羞于启齿,只能旁敲侧击地警告对方不要再犯。



事实上,女儿黄筱萸那时虽然在读小学,但早熟的她已经对父母背后的秘密心照不宣。


父亲的软弱逃避、母亲的咄咄逼人,都让她在这场家庭变故中饱受伤害,迫不及待地想要摆脱这里。



而这次回家之后,那些曾困扰她多年的阴影,又重新涌上心头。


原来,父亲跟马越斩断关系后,又跟一个名叫冯昔的学生混到了一起。


直到冯昔带着怀孕的未婚妻来家里做客,并当众宣布快要结婚的喜讯,才免除了一场家庭大战的危机。



而母亲李久梅虽然明知丈夫不爱自己,但只要想到白白耗费的青春,就心里不平。


她宁愿对丈夫抱有幻想,坚持与他耗到油尽灯枯,也不肯放手有名无实的婚姻,让各自去追求各自的人生伴侣。



说到这里,你们肯定已经意识到,这又是一部同妻题材的华语电影。


它很容易让人想到2018年的金马提名影片《谁先爱上他的》,后者讲的是女主刘三莲在丈夫患病去世后,才得知他与一名男性有段婚外情。



这两部影片确实拥有不少与生俱来的相似之处:比如对LGBT群体的生存现状、同妻群体的悲剧命运的关注,对中国社会的性压抑氛围的刻画等等。



并且它们同样使用了戏谑的口吻来描绘故事,既消解了题材的苦大仇深,又为影片增添了一层喜剧色彩。


但与《谁先爱上他的》那种幽默感不同,《再见,南屏晚钟》之所以引人发笑,却是因为对禁忌话题一本正经的探讨,让观众感受到魔幻现实般的荒诞。



也正因如此,它无法像《谁先爱上他的》一样,用政治正确的“爱最大”来化解所有的仇恨戾气与委屈不甘。


影片中娜仁花饰演的母亲李久梅,作为崇尚科学精神的医疗工作者,却自欺欺人地认定同性恋是心理疾病。



所以她不怪同性恋丈夫骗婚出轨,却将婚姻不幸的根源,归罪于其他无辜女性的身上。


她怪婆婆把丈夫生成“这样”;


怪自己头胎怀上儿子没保住,生完二胎又造成身材走样,让丈夫“情有可原”地朝三暮四;



她怪女儿没有做好父母之间的粘合剂,还因为她总向着爸爸说话,要求父女俩保持距离。



到了最后,她怪来怪去也不得解脱,又开始信上了邪教。


这个邪教歪曲佛教的“因果论”,认为今生不幸都源自前世作孽,还宣扬灵魂附体、生病不用问医吃药,找“赵老师”开示就管用。



李久梅被这些歪门邪说打动,坚信只要信仰虔诚、做够金钱功德,就能让丈夫“改邪归正”。


于是,她又是宣称牲畜上辈子是家眷亲属,胁迫全家人吃素;又是要求女儿女婿一起信教修炼,用三个人的能量来感化丈夫。



眼见母亲被洗脑成这样,黄筱萸向警方举报了这个邪教。


但没想到,在得知“治愈丈夫的最后希望”也将破灭后,李久梅陷入彻底崩溃,并选择了离家出走……



整体看下来,这部影片虽然只有107分钟时长,却囊括了邪教、同妻、中国式家长等多重话题,在情节安排上设计感略重。


再加上独立制片成本有限,一共仅拍摄了18天时间,美术布景和后期音效也比较粗糙。


但即便如此,它仍然瑕不掩瑜。



在剧情叙事上,影片利用交叉剪辑和非线性手法,将八十、九十、当下三个年代穿插在整个故事线中,既增加了影片的可看性,又让它们之间形成互文。


通过这三条故事线的交织,我们看到的不只是悲剧式的同妻命运,更是围绕中国传统家庭概念下的两代人,描绘出的一幅千疮百孔又真实复杂的家庭图景。



比如李久梅听到女儿暗恋老师的传言时,就有如看到洪水猛兽,不分青红皂白地对女儿进行荡妇羞辱,让其强行转班。



比如她无论说什么做什么,都不允许女儿提出任何反驳,否则就会以“你就是个白眼狼”、“我真是白养你了”、“当初就应该掐死你”等说辞来还击。



这样的专制家长并不罕见,她虽是以本片导演相梓的母亲为原型,却也让不少观众触发了成长回忆,发出“是我妈没错”的痛心感慨。


但直到故事最后,影片藉由母亲出走时的故地重游,才揭开了这段家庭悲剧的真正起点——


原来,正如片名及插曲《南屏晚钟》所暗示,母亲年轻时曾有过一位心仪对象,那人正是她的闺蜜刘媛。



换句话说,在这个故事中,母亲既是被骗婚的受害者,又是隐瞒性取向、造成家庭悲剧的加害者之一。


正因为如此,她才将婚姻视为逃避世俗礼教的避难所,不惜以伤害身边人为代价坚守“正道”,在“治愈”丈夫的同时也“救赎”自己。



至此不难看出,导演的意图并非只是揭露同夫、同妻之痛,批判骗婚行为,而是引导观众去关注这类悲剧产生的根源。


从个体角度来说,是LGBT群体的恐同内化;从社会角度来说,则是“不结婚有问题”背后的歧视性偏见。



而在影像风格上,导演自幼受到中国古画的艺术熏陶,采用许多大景别、固定机位长镜头,使观众通过一种抽离的视角来看待剧中故事,也让影片看似耸动,却并不苦大仇深。



除此之外,《再见,南屏晚钟》虽然是现实主义题材,但却并没有局限于现实手法。


比如片中用舞台剧形式来呈现车祸等场景,既不失为节省成本的实验性创作,又能打破节奏制造“间离效果”,将观众从自我投射中释放。



还比如片中多次出现的超现实桥段,让黄筱萸与幼年的自己对话,为剧情增添了不少解读空间。



这些创作手法也让我们看到,尽管影片反映的问题十分现实,影视化呈现也受到审查桎梏,但仍有许多电影人在努力开拓尝试。


正如影片的英文片名A Dog Barking at the Moon的寓意:“即使沟通无效,也要坚持下去。”


也正是因为有无数人从未放弃努力争取,才推动了这个社会不断向更多元的方向前进。最后,就像本片导演所说的:希望我们的社会有天可以明白,一个人是可以爱任何人的。


也许是国内最认真的电影自媒体

长按扫描二维码关注 


点个在看吧